免费小说云鹤藏龙周墨玉江晴冕_云鹤藏龙(周墨玉江晴冕)完结好看小说

奇幻玄幻《云鹤藏龙》,讲述主角周墨玉江晴冕的甜蜜故事,作者“忆怜亭”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有云鹤,并作藏龙,是为云鹤藏龙,鹤起天元中山之国,云走藏龙万海之渊,命之剑起,大道显,路无穷,我心问道,唯我心之道。…

点击阅读全文

云鹤藏龙

云鹤藏龙》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周墨玉江晴冕是作者“忆怜亭”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但莲雾山上的夫子庙如今已是残破不堪,许多人流离失所,都要迁居西边的桐州了。”老婆婆摇了摇头。“老婆婆,那莲雾山夫子庙是什么来头?”周墨玉吃着面条,还不忘递给风蝉手帕让其擦嘴。“夫子庙啊,那是座废弃的祠堂,里面供奉的是一位书生…

阅读最新章节

“此次回来也没打算隐瞒。”周墨玉闻言吸了口气,放下酒杯,盯着杯口残留的一点酒水。

“可纵使有了道气,你也只是玄纹境界,连引鹤境都没到,如何与那些乡野骄子比呢?”江玄羽有些好奇,懒散的眼神终于收敛起来。

“这就不劳皇兄们费心了。”周墨玉摆了摆手,没有再与两位皇兄闲聊,寒暄几句便是离开。

路上,周墨玉的脑海中往事如画一般不断浮现。

五年前,周墨玉游历三十二州,途径梧州时遇到了一场天灾,那时天降大雨不止,水灌梧州七郡,百姓苦不堪言,七郡郡守皆是会面于梧州城内与州主商讨对策,此时的周墨玉和风蝉也是行于城中,听周遭百姓讲述梧州所发生的事情。

“少年郎啊,你是不知,这梧州早已不是当年的繁华之地了,自从上一任州主退位开始,便是怪事不断。”面摊上,一位老婆婆给周墨玉和风蝉盛了两碗面。

在他们身后还时不时有拖着行囊快步出城的人。

“老婆婆,不妨说说。”

“新州主上任后,先是几年大旱,方圆百里无稻,之后又发大水,连莲雾山上的夫子庙都淹了……”还不待老婆婆说完,风蝉便是出声:“梧州又不靠海,哪来的大水淹山呢?”

“这便是令人们害怕的地方了,梧州地属中原,怎么可能会大水淹山。但莲雾山上的夫子庙如今已是残破不堪,许多人流离失所,都要迁居西边的桐州了。”老婆婆摇了摇头。

“老婆婆,那莲雾山夫子庙是什么来头?”周墨玉吃着面条,还不忘递给风蝉手帕让其擦嘴。

“夫子庙啊,那是座废弃的祠堂,里面供奉的是一位书生。”老婆婆揉搓着面团。

“书生?”风蝉拍了拍肚子,桌上的碗内已然空空如也。

“几百年前,一位书生来到了这里,传扬教法,有很多信徒,人们便为其立庙,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信徒越来越少,夫子庙也就衰败了。”

“哦……那谢谢婆婆了。”周墨玉没有再问,只是放了点碎银在桌上便带着风蝉离开,而他们所去方向,便是老婆婆口中的莲雾山。

莲雾山,梧州城以东三十里,山不高,却终年云雾盘绕,在山顶有一奇石,日光照射下于雾中投影如莲花,为一奇观。

而那夫子庙便立在了奇石旁侧,待周墨玉二人行至庙前,天色已然不早,夕阳洒满整个天空,微风吹拂,山间时而传来走兽吟鸣,大雾之中可见一朵“莲花”摇曳。

“公子,这就是夫子庙吗?”风蝉望着面前气势恢宏,庄严肃立的祠庙有些惊讶。

“不是说残败多年了吗?”

“嗯……事有蹊跷。”周墨玉眉头微皱,打量着眼前偌大的夫子庙。

按先前老婆婆口中所说,这夫子庙供奉的当是一位书生,可这庙宇建筑雄伟,大门雕刻武神像,丝毫没有文人庙宇之风。

“难道老婆婆说错了?”周墨玉上前抚摸着红漆木门,盯着那威武的武神雕像,不禁背后发凉。

“去看看。”周墨玉带着风蝉进入其中,一条阴暗过道,凉风吹来闻得呜呜怪声,二人快步行走,脑袋左右张望,墙壁上,一幅幅壁画映入眼帘,上面似乎讲述着一名男子的成长历程,二人留步观望,风蝉从囊中掏出火折子,吹了口气,他们周围便是亮了起来,周墨玉仔细解读着壁画。

“这上面说,一名青年于此地修行炼体,历经风霜,时间流逝,几十年一晃而过,这人在一个境界出现瓶颈难以突破,却是遇到了一位落魄书生,在此地传扬教法,阴差阳错间闻书生之理,得以领悟造化,一举破境,而后追随书生,行于天下。”

“也就是说,这夫子庙确实和书生有关咯。”风蝉点着头。

“再看看吧。”周墨玉继续向前走去,过了数分钟终于柳暗花明,豁然开朗,一座庭院显现,院子中间一座巨大的文人石像盘坐,周边皆是繁盛香火,石像脚边一块石碑伫立,石碑有字,周墨玉大致解读了一下,无非便是一些大道理。

“人世百载,顺天通达,逆天败絮,上清辅太极,太极生日月,天时地利,并以人和,方得善全。”周墨玉看着石碑喃喃道。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公子?”风蝉摸了摸石碑,手指滑动间停在了“上清辅太极,太极生日月”两句上。

周墨玉闻言一顿。

“这句话,天寿峰的上清碑上也有!”

难道这书生和我玄玉国国祖有关?

“咳咳,你们也是来烧香求取功名,领悟文学造诣的吧?”突然二人身后传来一阵老人咳嗽声,声音随风掠过二人耳畔,陡然间周墨玉与风蝉皆是感到体内气海翻涌,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老人家,您是?”周墨玉转过身,对着老人家鞠了一躬,那是一名身披麻衣,满脸皱纹的老者,朴素无比,与常人无异,但其双目黯淡,没有光彩,可见历经沧桑。

“老夫只是这座庙的守庙人。”老者手持扫帚,打扫着地上落叶,周墨玉这才发觉此时的庭院内满是枯黄叶片。

二人打了个冷颤,现在外面明明正值春日,这庙内怎么就变成了深秋?

“不对劲!”周墨玉猛地一震,缩掌成拳,冲向老者,其身后风蝉大惊。

“公子?!”

“都是幻象!”周墨玉身形矫健,身无道气却是轻盈非凡。

他一拳轰出,砸向老者面门,但后者似乎全然不在意一般,仍面带笑意着打扫着地上落叶,就在拳头即将落在他脸上时,周墨玉周围环境迅速变化,陡然间大雪纷飞,他拳头落空了,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而眼前的老者竟然了消失踪影。

“公子没事吧!”风蝉急忙扶起周墨玉,警惕地看向周遭。

“这也太邪乎了吧。”风蝉抱怨一声便是双手交错变换姿势,数十个印法形成,青色道气冲出体内,包裹着二人形成防护。

“少年郎,太心急了些……”又是一道声音传来,只是不再沙哑老态,而是充满力量,十分浑厚。

周墨玉抬头,发现屋檐之上一名裸露上身的壮硕男子盘坐,手边放着一坛老酒,虽然外表变换,但其双眼却和先前的老者一般,浑浊,神秘。

“你到底是谁?”风蝉大声问道,双手叉腰,虽然身子抖个不停,但仍然表现的十分坚强。

“呵呵,圣贤之理,待人以礼……”那人单手拿起酒坛,大口喝了起来。

“少年郎心思如此浮躁,难成大事的。”他放下酒坛,手肘抵在腿上,手掌托着脸,笑着看向周墨玉。

“晚辈先前多有冒犯。”周墨玉闻言便是抱拳。

“还望前辈莫怪。”

“我也没那么不近人情,少年郎,你知道这是哪吗?”那人挥了挥手,身体肌肉顿时松弛起来,壮年顷刻之间又变成了那位老者。

“夫子庙。”风蝉探头答道。

“没错,这里就是受八方香火的夫子庙。”老者开怀一笑。

“但现在已经残破不堪了!”

“唔……”老者突然一顿,不小心打翻了酒坛,酒坛落地即碎,酒水撒得到处都是,然而透过飞至半空的一摊酒水,一张充满杀意的老脸在周墨玉与风蝉眼中倒映出来。

“胡言乱语!”

老者身子陡然膨胀开来,再度变为壮年模样,体内血液沸腾,一呼一吸之间周遭道气炸裂,极强的威压四散开来,他一跃而下,来到两人面前。

“好强的肉身!”周墨玉与风蝉惊呼出声,他们急忙倒退,风蝉施展术法,护着周墨玉的身躯。

“我守在这里几百载了,一直都是香火繁盛,你们两个小娃娃,张口就是一片胡言!”那壮年单手抚面,突然大笑起来。

“前辈,你守在这几百载……”

“真的是百姓供奉,香火繁盛吗?”周墨玉上前一步,腰间双鱼玉佩脆响,庭院内环境再度变换,一幅春意盎然。

那人所释放的威压轰然消散。

“有意思。”他放下手,微微偏头,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墨玉和风蝉。

“你来说说,怎么不是香火繁盛?”

只见此时,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庭院,怀中抱着各种水果,手里握着几根清香,陆陆续续地对着那文人石像祈求心愿。

“希望兄长通过文试,官运亨通。”一名少女上了三根清香,虔诚地跪拜,诉说着自己的心愿,身后排起了长龙。

“愿家人平安……”

“夫子像前,祈求我儿仕途发达……”此时一位婆婆捧着一些瓜果放在夫子像前,她嘴里喃喃:“能够顺利执掌梧州,如果成功了,必定修庙举州供奉!”

说完她便转身离去。

“嗯?公子,真的有人参拜……”风蝉看着石像前的男女老少。

“不对……”周墨玉盯着人群,想着什么。

突然,他的目光盯准了那位与人群背道而驰的婆婆,瞪大眼睛。

“那个婆婆,好像是先前面摊上的老婆婆。”

“啊?但是感觉年轻了好多。”风蝉点了点头。

“哈哈,你说的是那个祈求儿子顺利成为州主的老太太吧。”此时,那位守庙人指着一个方向道。

“她儿子确实成了梧州州主。”

“什么?”

“现在的梧州州主,已经在位七年之久……”

“那这个老太太……”周墨玉闻言猛地抬头。

“和面摊的老婆婆是一个人!”

“小家伙,又开始说胡话了?”守庙人摇了摇头,没有在意。

“不……前辈,是您在说胡话。”周墨玉盯着守庙人浑浊的双眼,他指着人群,大声说道:“你所见场景,不过一场泡影……”

“你说什么?!”守庙人额头青筋浮现,眼中逐渐有了血丝。

“我说,您想必也清楚,这一切不过是您自己的回忆罢了。”周墨玉不卑不亢,一字一句地说道,身后的风蝉听的一愣一愣,没有出声。

“胡说!”守庙人大怒。

“你看看他们,都在供奉夫子像,你和我说都是我的回忆?!”

“那个婆婆祈求儿子执掌梧州,如今梧州州主在位已七年之久。”

周墨玉叹了口气:“何必作茧自缚呢……”

轰!

滔天道气席卷整座庭院,那些参拜夫子像的人皆是化为尘埃,消散于天地间,此时一处残破不堪,破陋的祠庙出现在几人面前。

“没错……”

“哈哈哈哈,何必作茧自缚呢……”此时的守庙人又变成了老人模样,他双目猩红,全身颤抖。

“说好的一同游走天下,你陪我问道山海楼,我陪你教化世人……”

突然,他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周墨玉和风蝉。

“但你变了!”

“你居然初心不再,选择入世参政!真是令人失望啊……”

“公子……他这是?”风蝉有些担忧。

“恐怕梧州大水也与他有关,他的来头不简单。”周墨玉拍了拍风蝉的肩膀。

“为什么?!”

守庙人突然抱头大笑起来,显得十分瘆人。

“都欺骗我!”

“我回到这里,保留了对你的最后一分念想,建了夫子庙,收人香火。”

“但为什么……”陡然间他又抽泣起来。

“为什么连你们都欺骗我,说好的成为州主便全州供奉夫子庙,最后居然一把火烧了这里!”

“什么情况?”风蝉大惊。

怎么变成火烧夫子庙了呢?!

“是那个老婆婆,她是州主的母亲?”周墨玉思考着。

“那为什么要在面摊讨生活呢……难道州主并不承认他们的母子关系?”

周墨玉沉默了。

“所以我施了术法,多年大水哈哈哈哈哈,淹到了莲雾山。”守庙人擦了擦脸。

他露出令人心悸的笑容。

“就为了让人们再次注意到这座夫子庙……世人不记我武夫子,也得记他江玄玉的上清礼法!”

小说《云鹤藏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2-11 22:50:44
下一篇 2024-02-11 22:51: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