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温云染席瑾在哪看免费小说_最新全本小说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温云染席瑾)

看过很多霸道总裁,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这是“温云染”写的,人物温云染席瑾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他是帝都第一世家掌权人,可他却有个终其一生的信仰。是以,他无心情爱,不近女色,孑然一身。但意外总是来的很魔幻——从温云染把他抵在床上开始……他说不爱她,却温柔的把企图猥亵她的败类手骨折断,肋骨打断。他说不爱她,却在她作恶后悄悄替她清理现场,替她“毁尸灭迹”。他说不爱她,却要每天听助理汇报她的故事才能入眠。他明明说着不爱她,可是怎么,好像哪里都是她,好烦啊。最后,他缴械投降,躺在床上,……

点击阅读全文

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是以温云染席瑾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温云染”,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席瑾掠了一眼,之后挂掉了。温云染从厨房出来,看出了席瑾的顾虑。她把手上的水擦干,走到门口,回头:“我出去买点东西。”温云染出了门,席瑾才看着手机,回拨了回去…

精彩章节试读

温云染把碗里的粥喂完了,转身,把碗拿进了厨房。

之后,厨房传来了水声。

席瑾坐在沙发。

手机震动,屏幕上显示着“阿岱”两个字。

席瑾掠了一眼,之后挂掉了。

温云染从厨房出来,看出了席瑾的顾虑。

她把手上的水擦干,走到门口,回头:“我出去买点东西。”

温云染出了门,席瑾才看着手机,回拨了回去。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五爷。”

席瑾言简意赅:“情况怎么样?”

阿岱说:“我们的船沉了。”

“东西呢?”

阿岱说:“都沉入海底了。”

他补充了最重要的,“您放心,我们的人没有伤亡。”

“好,我知道了。”席瑾语气淡淡。

席瑾正要挂电话。

阿岱喊住他:“五爷。”

“您已经安全到家了吗?”

“嗯。”

“那我就放心了。”电话那头松了口气。

电话被挂断。

大概二十分钟后,温云染回来了,手上拎着个塑料袋。

她把手里的东西拿进了房间。

出来时,席瑾说:“昨晚,谢谢你。”

他支着身子,尝试从沙发上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席瑾。”温云染叫他,“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闻言,席瑾的动作停下。

不知道她在打着什么主意,他脱口而出:“我不——”玩。

“席瑾,不要拒绝我,”温云染盯着他眼睛说,“昨晚我救了你,你要感恩,嗯?”

她声音娇软,尾音上扬。

他感觉自己的理智被牵走了:“你想玩什么?”

“很简单,”温云染在沙发上坐下,说着游戏规则,“丢骰子,点数大的可以问点数小的一个问题,如果点数相同,就重来。”

原来打的是这主意。

这个游戏很危险,席瑾问:“必须要回答吗?”

温云染想了想,“要是实在回答不了,那就受罚。惩罚是,把自己的时间给对方,在规定的时间里,必须要听从对方的要求,不可以拒绝。”

最后,她补充:“一个问题一天。”

席瑾笑,“温小姐,你这是什么惩罚啊?”

比回答问题更危险。

温云染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席先生,游戏规则是我定的,你要遵守。”

“我先来。”

温云染把一个扔骰子的表情发到了席瑾的微信上。

骰子转了两秒,转出了一个4。

席瑾解锁屏幕,刻意避开温云染打开了微信,不让温云染看到他的微信聊天界面。

他长按丢骰子的表情,收藏起来。

之后,他从收藏的表情里,也扔了个骰子过去。

骰子转了两秒,停住了,是5点。

席瑾的点数比温云染的大,温云染开口:“你问吧。”

席瑾想了几秒钟:“网上说,你很喜欢钻石,是真的吗?”

温云染如实回答:“不是。”

席瑾思忖:不是吗?

“下一局。”

温云染又扔了个骰子,点数是6。

席瑾也扔了个,点数是2。

轮到温云染问:“你昨晚是怎么受伤的?”

她知道如果直接问他,他肯定不会说。

席瑾犹豫了一会儿,说:“欠你一天。”

果然,不肯说呢。

温云染又扔了骰子,6点。

席瑾这次的点数是3。

温云染赢了,她盯着席瑾那张病态的脸,忽然就想欺负欺负他。

她问:“席瑾,你见过雪夏没穿衣服的样子吗?”

席瑾眸色拉长了些,诚实回答:“见过。”

在雪夏还没有成型的时候,他的设计团队就向他展示过雪夏360度无死角的3D模型。

他们继续扔骰子,席瑾的点数大,由他来提问。

“你在节目上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

温云染把腿盘起来,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眉眼弯弯的:“你看了我的节目?”

“回答我的问题。”席瑾把控着游戏的节奏。

“没有名字,”温云染回答,“自己随便写的,还没起。”

游戏继续,下一局,温云染赢。

她继续她问的上一个问题:“你看到雪夏不穿衣服的时候,身体会有反应吗?”

席瑾毫不犹豫:“不会。”

温云染笑了笑,继续扔骰子。

这一局,又是她赢。

她眉尾微微上扬,乘胜追击:“那在看我的时候呢,会有吗?”

席瑾没有像上个问题那样毫不犹豫的回答,他犹豫了。

“我再欠你一天。”

他给不了答案,只好领罚。

他不肯回答,那温云染就知道答案了。

游戏继续,温云染的点数是3,席瑾的点数是4,席瑾赢。

“你会医术?”

席瑾回忆昨晚她帮他处理伤口的时候,手法很专业,并不像个普通人。

温云染诚实点头:“会。”

下一局,是温云染赢。

她不依不饶,依旧在问上一个问题:“在看我的时候,会有反应吗?”

她就是这样呢,虽然自己明知道答案,可就想听从他口中说出来。

席瑾失笑,“怎么还是这个问题?”

游戏的最终解释权在温云染手里:“游戏规则没说不可以重复提问。”

席瑾说:“记下来,欠你三天。”

“席瑾,你要想清楚,”温云染皱着娇艳的眉,“你现在受伤了,你要是把你的72小时都给我,我会欺负你的。”

所以,她希望他能真心的回答她的问题。

席瑾并没有听从温云染的提醒,依旧选了惩罚。

玩了几圈,席瑾觉得这游戏有点上头了。

他主动说:“下一局吧。”

“好。”

这一局,是温云染赢。

既然不听话,那温云染就不打算跟他客气了,她脑子里的小怪兽跑出来了。

她舔了舔下唇,“在床上的时候,你最长,可以多久?”

席瑾握手机的手微微一颤,又是一个侵略性很强的问题。

席瑾认真的思考了一小会儿,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不知道。

因为,他确实没什么经验。

他想,如果她真的很想知道答案的话……

或许,他愿意陪她一起去探寻。

席瑾回神,心里冷嗤,笑自己在瞎想。

他没回答,他认输:“加上之前的惩罚,总共欠四天了。”

下一局,席瑾终于扳回一局。

他想着,既然温云染的侵略性这么强,他也象征性反抗一下好了。

他问:“‘温云染’,是你的真名吗?”

这下轮到温云染沉默了。

这出乎了席瑾的意料。

之后,温云染说:“这题我不回答,抵消一天,你还欠我三天。”

下一局,温云染赢了。

“上一次,你从我这回去以后,”她用着最柔软的声音,继续侵略席瑾:“用过手吗?”

席瑾想说没有,但他的理智又告诉他:不要对她说谎。

于是,他说:“再加一天,欠你四天。”

他又不回答呢。

温云染笑。

她问:“还继续吗?”

她估摸着,四天差不多够了。

若是在医院,四天也能达到出院的标准了。

席瑾没回答。

温云染补充,“要是一直玩,你会不会把你的一辈子都输给我?”

小说《她一身娇骨,撩的禁欲席爷下神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2-22 22:57:46
下一篇 2024-02-22 22:58: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