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黎诺裴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黎诺裴修

小说推荐《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现已上架,主角是黎诺裴修,作者“黎诺”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男朋友为了考验我对他是不是真爱,故意隐藏他富豪的身份,扮成穷小子和我交往。但他不知道,我有预言的能力,打个喷嚏就能知道这一切。我通过预言的能力知道男友犯罪,并且未来将要威胁自己。于是,找到男友仇家——黎诺合作。最后,我向男友摊牌,将他送进监狱,赢得光明的未来。……

点击阅读全文

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

小说推荐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黎诺”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黎诺裴修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我刚挂断电话,裴修就过来亲了亲我的手。“辛苦了,知知。”我眼睛一亮。今晚,这通电话倒是提醒了我,反杀怎么能没有队友呢?5第二天,我就把黎诺约了出来…

阅读精彩章节

我紧张的不断扣着手指,感觉安静全世界只有我们三个。

“你学的太差了,动作无力,不是这块料,以后别来了。”

我呼了口气,腿软的都要做到地上了。

“行,那我接着努力,今晚辛苦你了。”

我刚挂断电话,裴修就过来亲了亲我的手。

“辛苦了,知知。”

我眼睛一亮。

今晚,这通电话倒是提醒了我,反杀怎么能没有队友呢?

5

第二天,我就把黎诺约了出来。

她刚坐下就翘起二郎腿看着我。

我喝了口咖啡,平静的说:

“黎诺,我想和你合作搞垮裴修。”

黎诺眼睛亮了一下,很快恢复自然,盯着我良久。

“你知道裴修是什么人吗?想搞垮他,没点本事可不行。”

“我当然知道,而且有点本事,但你可能不信。”

黎诺听到这话,挑了挑眉。

我把我有预言能力的事和她说了,果然黎诺不信。

“你这也太扯了。”黎诺笑了笑。

“我就是通过这个能力知道裴修不是一般人,所以来找你合作,而且我还有合作奖励。”

我把昨天录的裴修看直播的视频放到她面前。

随着视频播放,黎诺的眼神越来越暗,瞳孔变大。

“这个视频是我拍的。我预见了裴修会去看这个直播,所以一直跟着他。

“以裴修那种性格,不会让任何人抓住他的把柄,这种违法的事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甚至更加谨慎。我要是没这能力,能正好拍到他的违法视频吗?还这么清晰。”

“不管你信不信,多一个帮手总比单打独斗强吧?更何况,万一我真有这能力呢?”

黎诺淡淡的盯着我,手指轻轻敲着咖啡杯,良久才说:

“在仓库那次,我以为你不知道裴修的事,不想把你拉进来,就没再和裴修纠缠。结果你现在自己进来了。”

“那时候,我确实不知道。”

“所以你昨晚那通电话是合作的开胃菜?”黎诺笑着。

“谁说不是呢?”我wink了一下。

黎诺伸出手,我也伸手,两手握着。

“合作愉快。”

6

这几天都在和黎诺交流裴家,黎家之间的这一切。

黎爸原来是在裴家公司工作,是核心技术人员。

技术研发出来后,裴爸想用技术进行非法盈利,黎爸坚持不同意,最后被裴家公司裁员。

裴家公司的元老很多也是明事理的。

黎爸被裁员后,带着技术和元老独立开了家公司,经过几年成长,也能和裴家公司匹敌。

但这时候,裴修出现了,为了帮自家公司拿到核心技术不择手段,杀人放火都做过,元老也被他弄死几个。

就是没证据。

那天,裴修找人打了黎爸就是因为这个,才有了黎诺打裴修的那一幕。

我竟然还护着这个人渣,相信他说的鬼话!

“真对不起啊,黎诺,我当时不知道。”我不敢看黎诺的眼睛。

“没事,裴修那人城府很深,和我合作要打起精神才行。”

这几天换季,鼻炎又犯了,鼻涕流不停。

“你最近在干嘛,忙吗?”裴修摩挲着我的手。

“还好,这几天和舍友们复习呢,准备考研。”

“知知辛苦了。”裴修眯了眯眼。

这几天忙前忙后就为了全面了解黎诺家的事,要说裴修不起疑心是不可能的。

但我已经和舍友串通好了,该去上的课一节不少,图书馆自习室我都是按时出现。

裴修找不到我有什么异常。

“当当!”我从身后拿出一份礼物,是他最近想要的PS5。

就是为了让他对我不起疑心,让他觉得我还在意他。

他眼前一亮,把礼物抱过去仔细端详,甚至还亲了亲。

“谢谢你知知!”

自从我知道他是富二代后就知道,他这样子肯定是装的,有钱人不缺这玩意。

我嘲讽的笑笑。

还没笑完一下子鼻炎的感觉上来了,连打了几个喷嚏,很猛。

我预见到的未来也很猛。

我看见满脸是血的,站起身胡乱擦拭自己的脸的裴修和被捅成筛子的裴爸,旁边是裴妈的尸体,和吓的跪在地上尿裤子的裴木。

裴木是裴修的亲哥,但整天沉迷美色,堕落,没有经商头脑。

但因为裴木是哥,所以裴家要把公司给裴木继承,这让裴修心生怨恨。

裴修连爸妈都敢杀,我算什么玩意啊?

看到血腥的画面反胃的感觉上来了,我强忍着。

但我又因为抓到裴修尾巴的快意和兴奋划过身体而颤抖,抓到裴修把柄了。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我不再一惊一乍,用指甲狠狠抓我的手掌逼自己冷静下来。

我抬起头,眼里都是温柔。

“裴修,我会对你好的。”

带双引号的“好”。

裴修亲了亲我的额头,“我也是。”

7

“裴修良心被狗吃了吧?连爸妈都杀?”黎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淡淡的点点头,刚刚已经把我预见到的告诉了黎诺。

“我还是有点不信,过几天看看。”

“你就等着看吧。”我撑着下巴无所谓的说。

过了几天,我和黎诺一起喝咖啡。

黎诺接了个电话。

她的表情从淡定到震惊,并向我点了点头。

我瞬间了然。

裴修动手了。

紧接着,我就接到了裴修的电话。

电话里,他哭天喊地告诉我他爸妈出车祸去世了。

说的跟真的一样,好像他爸妈不是他杀的。

“知知,我没有爸妈了,以后我只有你了。”

可别,我担待不起。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黎诺拉起我的手。

我和黎诺都参加了裴修爸妈的葬礼。

葬礼风格非常的朴素,根本看不出是个豪门,连来参加吊唁的人都奇怪的环顾。

裴修为了骗我他家境贫寒,连他爸妈都卖了。

我一转头,看见了跪在遗像一旁的裴木,低着头,眼神麻木,不说话,像个木偶。

裴木这样,没少被亲戚骂不孝顺。

和裴木比起来,裴修的表演可就浮夸多了,眼泪鼻涕一起流,跪在地上拍着地板,嘴里不停的说。

“我爸妈命真苦啊,没享福就去世了。”

其实,哭挺假的。

但旁边的亲戚还是硬生生的憋出了两滴泪,来迎合一下裴修的表演。

果然,豪门的关系靠的就是利益维持,什么亲情都是扯淡。

看见黎诺朝我走来,我得意得很。

“现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吧?”

“信了信了。”她撇撇嘴。

接着,黎诺指了指裴木,小声说:“说不定,他就是个突破口。”

没错,那场凶杀案的目击证人只有裴木。

裴修不杀他,是因为裴木还是裴家公司的傀儡总。

毕竟,他喜欢有神秘感的游戏。

裴家人突然全死,只剩裴修,肯定会让人怀疑。

裴修的计划就是,分开杀。

我用胳膊肘顶了顶黎诺的腰,“你这几天调查一下裴木住哪,过几天我们登门拜访一下。”

“收到。”黎诺向我滑稽的敬礼。

8

自从裴家爸妈被杀后,裴木就被裴修软禁在一个远离市区的小别墅里。

只有公司需要他露面时,才会让他出来。

我们弯弯绕绕终于来到了。

按了按门铃,裴木通过监控看到是我。

他知道我是裴修的女朋友,不敢得罪,马上开了门。

一进门,别墅里空荡荡,只有沙发和一个茶几。

空气里都是陈旧的味道,窗帘没拉开,整个房子很昏暗。

我转头看向裴木,他好像很怕我,浑身都在抖,佝偻着背,不敢和我对视。

“你们随意坐,我给你们倒水。”

“不用麻烦了,我们是来找你要当时裴修杀了你爸妈的证据的。希望你能帮助我们。”黎诺淡淡的说。

裴木猛的抬头,嘴唇哆嗦,“你们怎么知道裴修杀了爸妈?”

“这你就别管了,我们会帮你的。”

突然,裴木通红了双眼,浑身颤抖,“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裴修派来的?”

“我是黎总的女儿,你该信我了吧?”

裴木瞳孔放大,看着黎诺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

但这个眼神很快就消失了。

“我要是帮你们作证,他会杀了我。他根本不把我当人看,让我自生自灭。我也不想要那个公司,但他一直执着是我在背后搞鬼,我只想活着。

“至少,现在我什么都不做,能让他保我一条命。”

裴木一边说着一边躲到角落,哆嗦的缩成一团。

看见裴木这窝囊的样子我觉得很好笑。

这两兄弟一个太激进,一个太懦弱。

我走到裴木身边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被我吓的往后一缩。

“你以为你什么都不做,裴修就能放过你?他现在留着你是因为公司需要你当个门面,等他真的掌控了公司,杀你是分分钟的事。裴修对你的恨积攒那么多年,连你们爸妈都杀了,你又算什么?”我冷冷的盯着他。

“知黎,我们走吧,看来他不想和我们合作。”黎诺把我拉起来。

我们还没走到门口,裴木就叫住了我们。

看来激将法还是有用的。

“我给你们证据,但黎家要保我安全。”裴木站起来,双手握拳。

“这个好说。”

9

我们进到裴木的房间,他给我们看了裴修杀人的视频。

视频里,裴修拿着一把刀进门了,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

只见裴妈倒在地上,血从腹部不断的流出来。

裴爸想走过去扶裴妈,却被裴修一拳打在地,然后就看到被捅成筛子的裴爸。

这个视角是裴木的,镜头一直在抖,因为他那时候确实在抖。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血腥的画面,忍不住干呕了几次,眼泪都流出来。

“你这视频怎么录下来的?要是当时裴修发现,你也活不了。”

裴木嘲讽的笑了笑,“我这辈子也就聪明了这一次。那天裴修打电话说要回家吃饭。但他前几年因为公司的事和家里闹掰了,早就没回过家里了。突然说要回家里吃饭,以他那个性格,要回家吃饭非常不寻常。”

“看见爸妈高兴,我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提前在衣服前扣上一个针孔摄像头,裴修带着刀走进来的时候,我知道我这个决定是对的。”

说完,裴木重重的低下头。

这个家庭的悲剧让我和黎诺都沉默了,氛围很窒息。

裴木释怀的笑笑,“这个视频给你们相当于我把命搭上去了,请你们一定要成功。”

我和裴木握手,“一定。”

我和黎诺走出别墅,黎诺轻松的笑笑。

“我们算是又拿到了裴修违法的一个证据。”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阳光太刺眼,刺激到我的眼睛,让我打了个喷嚏。

马上,我就预见到了裴修,他在发着短信,脸上带着阴狠的笑。

“把黎诺的爸给杀了,不管用什么方法。”

画面一转,裴修站在一栋楼里,双手插兜,笑容得意的看着下面。

我猛的拉住黎诺,眼神惶恐。

“怎么了?”

“快!去找你爸,裴修要把你爸杀了!”

10

“裴修那个贱种,上次打我爸,还没找他算账,这次就要杀我爸?做梦!”

黎诺坐在车上一路咒骂,一直往家里赶。

一进家门,黎诺就开始喊:“爸!爸!”

“干嘛呢?一回来就吵吵吵,真闹腾。”黎爸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

黎诺冲过去抱着她爸,“爸爸,你最近别出门了,外面很危险,我听说有人要杀你。”

这话逗得黎爸哈哈大笑,摸了摸黎诺的头。

“闺女,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脑子不清醒?你爸是谁啊,谁敢杀我?”

说完,黎爸松开黎诺,走去看电视了。

只有黎诺追在后面一直嘱咐她爸注意安全。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也着急不行。

黎爸自己不在乎警告,别人着急又怎么能防得住暗箭呢?

第二天一早,黎爸还是坚持要去公司。

黎诺拗不过他,疯狂加了几个保镖,让黎爸都快要走不了路了。

到了公司,黎诺警惕的四处看。

黎爸笑了,“行了,我这不是安全到公司了吗?别担心,这么多人守着我。”

黎诺担心的看着黎爸,“爸,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我进公司了。”

“砰!”

一个盆栽从楼上垂直砸下来,正中黎爸脑袋。

黎爸直接倒在地上,鲜血从脑流出来,形成血泊。

一时间,尖叫声,惊呼声不绝于耳,场面混乱。

“爸!”黎诺冲过去,抱起黎爸,她浑身都在抖,双眼猩红。

黎诺想用手捂住伤口不让血流出来,但没有用。

最后,她也满身是血。

“爸,坚持住,医生一会就来了。”

黎诺的眼泪连串滴在血泊里。

黎诺几次想要昏过去,但她都一巴掌把自己扇清醒。

我看到盆栽砸下来的一瞬间,心里一震,这事还是发生了。

我跑过去跪在黎诺旁边,双手颤抖的拨打120。

一切都太突然,冲击太大。

黎诺抱着爸爸,双眼充满恨意,眼眶通红,扭头盯着对面的楼。

裴修就藏在里面。

“裴修,你找死!”

救护车用最快速度送黎爸去医院。

但到医院时,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头盖骨已经碎了,去世了。

黎妈已经伤心的昏了过去。

黎诺空洞的坐在医院的凳子上。

“他就是不听我的话,要去公司,怎么说都不听,他为什么不听?”黎诺说着又哭了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看着她的样子,我眼睛也红了,拍了拍她的肩。

黎诺努力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裴修,我要找他报仇,就算死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黎诺擦干眼泪,坚决的看着我。

“好,我帮你。”

11

几天后,我参加了黎爸的葬礼。

我怅然的站着,感觉一切还是发生的太快。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揽了揽。

一转头看见的是裴修的那张脸,他看起来也很伤心。

“知知,别太难过,相信黎诺会慢慢接受的。”

看着这张脸,我真想吐口水到他脸上,怎么好意思来这的?

裴修说完,就朝黎诺走过去。

“黎诺,请你节哀。”他还鞠躬了。

黎诺转头看到裴修,眼神从空洞到充满恨意,冲过去给裴修一巴掌。

“你怎么有脸来这?!”黎诺咬牙切齿着,手因为愤怒颤抖。

周围来参加的人都在议论。

裴修环顾四周,俯身轻声在黎诺耳边说:

“黎小姐,请注意你的行为,这可是你爸的葬礼,再怎么恨我,也不能现在搞砸,你说是吧?有不爽,憋着!”

黎诺倒抽气,身体颤抖着,死死盯着黎爸的遗像。

“赶紧给我滚。”

说完,裴修起身得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黎诺看着裴修的背影,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黎诺刚回到家,就收到通知,黎家公司的核心技术已经被裴家买了过去。

裴修真是心急啊,黎爸尸骨未寒,就把技术买了。

紧接着,裴修发了条消息:黎诺,这是你在葬礼上扇我一巴掌的惩罚哦。

“靠!”

黎诺一甩把手机摔在地上,屏幕裂了。

“知黎,我们现在去把裴修的公司给收购了。”

12

黎诺以要和裴家公司合作的理由,把裴家公司几个掌握股份的领导关在了黎家公司的顶层办公室。

几个领导环顾四周,轻蔑的看着黎诺。

“黎小姐,你们家现在的王牌已经被我们买过去了,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们谈判吗?”

黎诺笑了笑,“诸位别急,请看VCR。”

视频里播放着裴修杀他爸妈的视频。

几个领导看到瞳孔放大,大气都不敢出,不断擦着额头的汗。

“黎小姐,你合成这种视频不好玩吧?”其中一位站起来严肃的警告。

“叔叔,你要是觉得我合成,你大可以去问裴木,他是目击者。”

听了这话,那领导目瞪口呆,然后跌坐回椅子里,失神的看着地面。

黎诺撑着桌子,冷冷的看着他们。

“所以各位,我需要你们把手里的裴家股份转到我名下。”

“你做什么梦!你这家破公司能支撑几年?”

一时间,会议室变的很嘈杂。

“各位想想,我要是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并且报警,引发舆论,你们公司又能活多久?到时候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再者,你们坐在这的视频我已经录下来了,以裴修的性格知道你们来找黎诺,他还会继续留用你们吗?你们在他眼里就是背叛者了。”我嘲讽的看着他们。

“那是你们骗我们来的!”一个领导激动的指着我们。

“那又怎么样?”我漠然的盯着他。

“不过各位放心,我也不是不懂得报恩的人。大家从裴家辞职后可以来我家公司,待遇肯定比之前好,只要你们不要让裴修发现这一切,不然也是死。”黎诺靠在椅背上,腿晃来晃去。

有几个人动摇了,相互眼神示意签字。

“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吗?”

“当然,只要你们不告诉裴修。”黎诺笑了笑。

老头们犹豫再三,终于在股份转让合同上签字。

会议室里回荡着叹气声。

我和黎诺检查完合同,心情愉悦。

“各位慢走,不送。”我高兴的挥挥手。

等最后一个老头垂头丧气的走出会议室,我和黎诺击了个掌。

“耶斯!”

13

知知,今晚早点回家,我亲自下厨给你尝尝我的手艺。

看完裴修发给我的短信,我和黎诺对视。

“今晚我打算和他摊牌,但他很有可能摊牌之后要杀了我,所以你要在外面随时接应我。”

“没问题,注意安全。”黎诺抱了抱我。

晚上回到家,家里地上铺满了玫瑰花瓣,桌上点着蜡烛。

看起来裴修确实用心准备了。

但一个内核早就溃烂的人,外表再怎么光鲜,也掩盖不了那股腐臭味。

裴修端着菜,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那身衣服就是他要杀我的那天穿的。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直面时还是会抖,毕竟对面是杀人犯。

“知知回来了,快坐吧。”

刚坐下,他就敬了我一杯,“一周年快乐,知知。”

裴修笑的温柔。

我却是一愣,这几天忙得很,忘记了。

我竟然被他骗了一年。

他温柔的看着我,良久才说:

“知知,我要跟你坦白。其实我不是什么穷小子,我是裴氏集团的继承人,装穷就是为了看看你对我是不是真爱。对不起,我骗了你,但这一年我感受到了你的爱,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喝了口酒,心里突然蒙上一股悲凉。

“裴修,骗我的事也被你说的那么理所应当,你真不嫌丢人。”我冷笑着。

裴修愣住了。

“你说什么知知?”

“我早就知道你装穷的事。而且不好意思,你家的公司已经被我收购了。”

我漠然的看着裴修,看着他表情凝固,然后把几张股份转让合同复印件扔到他面前。

他慌忙的全部抓起来,一张张看,越看脸色越白,手越抖。

“不,不,怎么会这样?”

他抬起头看我,刚刚温柔早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猩红的眼睛只有恨。

裴修疯狂的把合同撕碎,用力拍在桌上。

“知黎,你就这么报答我的是吗?!”他怒吼着。

“我凭什么要报答你?是报答你出轨?还是报答你骗我感情?还是报答你说我蠢?你算个屁。”我走过去,狠狠盯着他。

“你他妈敢骂我?!和我谈恋爱算你命好!”

裴修抡起拳头就要打我,被我躲开了。

“你先别急,看看这些是什么?”我把手机丢在他面前。

播放的是他看违法直播和杀人的视频。

裴修脸色煞白,牙齿因为用力咬合咯吱作响,握拳的手因为用力泛白。

裴修转头看着我,太阳穴上青筋暴起,眼眶通红。

“tm的!”

裴修一脚把我踹出一米远。

我以为他用手,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脚。

我吃痛的蜷缩捂着肚子,汗从鬓角流下。

裴修冷冷的看着我走过来,蹲下,掐着我的脖子。

“知黎,本来看在往日情分上,想留你条命。结果你知道那么多,原来那天我看直播真是你在后面,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人,原来就在我身边,那我就没办法留你了。”

裴修用力缩紧手掌,我的脸因为缺氧变得通红。

他露出了癫狂的笑,很大声。

我的手摸向放在地上的酒瓶,一抓到就用全力朝裴修的头砸去。

一瞬间,液体飞溅到我脸上,裴修的手松开了。

我终于能大口呼吸,疯狂的咳嗽。

我摁下进来之前黎诺给我的按钮,遇到危险时,她能及时来救我。

裴修蹲在地上,他的血和酒一起向下流,这样子看起来很疯狂。

他捂着脑袋,慢慢站起来,手朝饭桌上拿起切牛排的刀。

“挺有能耐的。”他冷笑着。

裴修拿着刀冲过来,突然一瓶香水砸到他头上,刀掉到了地上。

黎诺来了,带着她的保镖。

“你没事吧?”黎诺紧张的问我,我摇摇头。

裴修满脸是血的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神智不清,看见黎诺来了嘲讽的笑笑。

“黎诺还敢来吗?你爸就是被我杀的,你也想和他一样的下场吗?”

黎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良久才冷漠的说:

“我不会和一只疯狗置气,但它疯的时候造的孽,需要它血债血偿。”

“你刚刚的话我录音了,我又多了一个证据,你又罪加一等。等死吧,裴修”

黎诺晃了晃手机,嘲讽的笑笑。

裴修发觉他无力回天,被气的喘着粗气,“一群贱人!”

突然,站起来往门外冲去,他逃了。

我急了,“黎诺,你快派人抓他啊!”

“没事,我已经报警了,现在都在通缉他,而且我也派人跟着他了,不会丢的。”

“只是我还有一件事没完成,让他再逃久点。”

黎诺阴狠的笑了。

14

黎诺给我实时播报裴修的逃跑路线。

黑衣服黑帽子是裴修的标配。

“所以,你还有什么事没完成?”我好奇的问。

黎诺看了看手表,“现在差不多了,走吧。”

黎诺带着我来到了一栋楼里,是当时裴修杀黎爸站的地方,不偏不倚。

“我们来看好戏吧。”黎诺眨眨眼。

没一会,裴修就出现在当时黎爸被杀的附近,左顾右盼。

几天不见更邋遢,更窝囊了。

“嘭!”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工具,裴修被盆栽砸中了。

但这一次不是正中脑袋,是裴修的左肩。

“耶斯!太爽了!可惜不能直接杀了他。”黎诺吹着口哨看着对面的裴修痛的哀嚎。

我笑着拍拍黎诺肩膀,“做得好!这怎么也要肩胛骨碎了吧。”

此刻,裴修表情狰狞的看向这边,因为反面玻璃他看不见我们,但我们还是向他招招手。

没一会,警察就来了。

因为这几天媒体的曝光,大家都知道这是个杀人犯,所以没人报警盆栽的掉落。

裴修一瘸一拐的被带走了。

一周后,裴修被执行了死刑,算是对被他伤害的人的一个交代。

15

一年后,我入职了黎家公司。

黎诺也当上了公司的总裁。

我们一起去了马尔代夫旅游。

“怎么样啊黎总,那几个被你从裴家挖过来的老家伙听不听话?”我笑嘻嘻的问。

“他们敢不听话,我分分钟制裁。”黎诺得意的鼻子要翘上天了。

“对了,你那个预言的能力还管用吗?帮我看看我以后发展怎么样。”黎诺兴致勃勃的看着我。

我看了她一会,假装打喷嚏,“诶呀,我看见了!我预见到你未来结婚生子,做家庭妇女了!”

她吓的拍着我的背,“我才不要!我要独自美丽,我要金钱满贯!”

“好好好,别拍了,要吐血了。”

其实,我的能力在裴修进局子后就消失了。

我也不懂为什么,可能是老天帮我吧。

但我始终相信,我们终会迎来闪闪发光的未来。

或早,或晚。

小说《带着预言能力,绝杀疯批男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4-14 23:33:13
下一篇 2024-04-14 23:33: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