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谢清淮热门小说排行榜_最新热门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谢清淮

沈矜谢清淮是古代言情《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一颗小白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作者“一颗小白杨”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矜谢清淮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沈矜呈大字型躺在沙发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沙发旁地上散落着好几个已经撕开的四四方方的小袋子正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进来,落在她肩头她失神地看着天花板的吊灯这还是她搬进来那天跟谢清淮一块去挑的,她那时嫌贵,谢清淮却说他们往后要一起过很多年,灯当然也要挑最好的才能用得久就像是他们的感情一样——长长久久“怎么还躺着呢?”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的谢清淮走到沙发旁站定,垂目看着横陈在沙发上的人…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邵子行走后。

谢清淮站在原地没动。

他笑得散漫,那双丹凤眼微微上扬。

一副十分轻佻的样子。

沈矜攥紧裙摆,抬腿往谢清淮那边走去。

明明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

她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谢清淮语调轻快:“沈小姐有话跟我说?”

他长得很高,沈矜矮了他大半个头,面对面站着时,他身上的压迫感十足,沈矜呼吸变得急促,有些喘不过气。

“我……”

沈矜闭了闭眼,始终说不出那句话。

“没有?”谢清淮站直了身体,欲转身走,“那拜拜。”

“陈先生!”

沈矜左腿往前跨了一小步,勾住谢清淮左手的尾指,结结巴巴开口:“你……你能给多少?”

柔软的触感从左手传来。

谢清淮的心被勾得痒痒的,他在心里暗骂一句“妖精”。

只是勾个手指就让他心猿意马。

谢清淮懒懒耸肩,“我这人有点小钱,只要嫂子能让我满意,多少都能给。”

他这声嫂子弄得沈矜羞愧不已。

从前谢清淮身边那群兄弟也是叫她嫂子。

可眼下他居然还这样叫她!

女人低着头,耳根脖子全都变成了粉色,谢清淮从钱包里抽出卡递了过去。

沈矜没有犹豫,迅速接过就往缴费窗口走。

“密码我生日。”

沈矜脚步一顿,她当然记得谢清淮生日。

她曾经为了讨好谢清淮身边的朋友。

付出了很多时间。

结果当然是……白费功夫。

现在想想,那时她真是猪油蒙了心。

沈矜缴了费,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椅上焦急等着手术的消息。

谢清淮半倚在墙边。

他的目光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像是在盯一块即将到嘴的肉。

她知道谢清淮并不是好心陪她等奶奶手术。

而是怕她拿了钱就翻脸不认人。

十一点时手术才结束。

从医院出来后,她看着走在前面的谢清淮,忽然就后悔了。

难怪谢清淮在医院盯着她。

若是谢清淮不在,她可能真会翻脸不认人。

“要我抱你上车?”

谢清淮单手撑在车窗上,他看着副驾驶外脸快埋进胸口的小女人。

他就知道这女人想翻脸不认人。

“赶紧上车,不然在这里办了你。”

谢清淮没了耐心,丢下一句话便上了车。

沈矜苍白的脸因这句话红得滴血,谢清淮这个花花公子是真干得出来这事。

因为她曾经撞见过他的车身在晃。

当时谢清淮就在她身边。

那天她跟谢清淮回到小区后,她人还没下车就先晕了,最后是被谢清淮抱回家的。

沈矜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她刚一坐下便感觉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

她抬起腿。

是一枚宝石耳坠。

谢清淮淡淡瞥她一眼,“扔了就行。”

不知道是哪一任留下的 。

自从沈矜跟谢清淮分手后,他被勾得心痒痒的,最近都没心思去外面找女人。

沈矜皮笑肉不笑,“陈先生可真多情。”

谢清淮是出了名的对情人温柔大方。

不过谢清淮从来不带人去他们那个圈子的聚会。

她至今没见过他之前那些女朋友是什么样。

也不清楚他喜欢什么类型。

谢清淮心情澎湃地发动车子,“要是都跟阿淮一样怎么让嫂子有新的体验感呢?”

沈矜冷了脸,“我跟谢清淮分手了,你能不能叫我名字?”

谢清淮:“你这语气硬得像是你把我买了。”

沈矜偏头:“我就算有钱也不会买你。”

谢清淮“哦”了一声, “那嫂子想买什么样的?”

“能不能不叫我嫂子!”

沈矜气得跳脚,他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她跟他八竿子打不着,顶多就是谢清淮的前任。

他一口一个嫂子。

像脑子灌了水银似的。

“行行行,那你想买什么样的?阿淮那样的?”

沈矜看着挡风玻璃。

她有钱干点啥不好,非得买男人?

“我喜欢大学生,最好是体育生,年轻,体力又好。”

谢清淮眼底笑容更深,“你在暗示我?”

“谁暗示你了?!”

沈矜想也没想就反驳了谢清淮的话。

她当然是在暗讽他。

他都二十七了,女朋友从来没断过,谁知道还能不能行。

她听说男人过度放纵,年纪轻轻就不行了。

谢清淮这种花花公子肯定也不例外。

到时候她眼睛一闭,再一睁眼,肯定就结束了。

黑色迈巴赫开进碧水湾。

沈矜紧张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她像个鹌鹑似的跟在谢清淮身后,谢清淮的别墅她之前跟谢清淮交往时来过几次,越走近,她的心跳得越快。

以前来她是作为谢清淮女朋友身份。

如今再来,她就变成了卖身的了。

她心里升起一股悲凉感。

不过为了奶奶,她觉得值得。

她跟奶奶相依为命长大,奶奶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为了奶奶,她愿意做任何事。

“你的鞋在最下面。”

沈矜沉默着换了拖鞋,她紧张地几乎要背过气,手心都出了汗。

“在玄关站着干嘛?你想在哪儿?”

走到客厅的谢清淮回头,只见沈矜含胸驼背站在客厅,颇有种被他逼良为娼的味道。

谢清淮不是个喜欢强迫的人。

偏偏沈矜就长了张让他想强迫的脸。

沈矜拽着裙摆的手指都泛了白,她在心底深呼一口气,跟着谢清淮进了电梯,上了五楼谢清淮的主卧。

谢清淮别墅二三楼是客卧。

她有一次跟谢清淮在三楼过过夜。

他们这一圈的人换女朋友特别快,玩的也开,那天她听到了些动静,那之后死活都不愿意在谢清淮朋友家过夜。

“要睡衣吗?”

谢清淮双手环胸靠在衣帽间外的门框上,沈矜这才想到她什么都没带!

“我不……”她不想穿别人穿过的睡衣,感觉好奇怪。

谢清淮戏谑道:“你想光着出来?”

他摸了摸下巴做认真思考状:“也不是不可以。”

“给……给我。”

沈矜眼睛一闭伸出手。

谢清淮转身,在衣柜里拿了件绸缎睡裙递给沈矜。

谢清淮懒懒散散道:“试试红色。”

她那么白。

红色最是适合。

沈矜看着手里的红色吊带睡裙,她极少会穿这样艳丽的颜色。

谢清淮给她买的衣服大多是紫色系,即便不是紫色也是其他浅色系。

这样的颜色她衣柜里从来没有。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5-22 23:22:11
下一篇 2024-05-22 23:22: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