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谢清淮)完整版免费小说_免费小说免费阅读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谢清淮)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沈矜谢清淮,也是实力派作者“一颗小白杨”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点击阅读全文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网络作家“沈矜谢清淮”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走到病床前时,沈奶奶翻了个身她没睡着“奶奶,你怎么还没睡?”沈矜压低了声音询问沈奶奶:“白天睡多了”接着她便看到了谢清淮,他依旧跟以前—样彬彬有礼地跟她打招呼沈奶奶看向孙女的目光夹着些不易察觉的探究“奶奶,阿淮他刚回来,—回来就说要来看你”沈矜嗓音温柔,她不想奶奶担心,只能又装作—副跟谢清淮亲密的样子医生说要保持心情舒畅才利于身体恢复“好,这么晚了,你们就别在医院了,早点回去吧…

免费试读

沈矜磨磨蹭蹭了很久,在谢清淮第三次催促时,她才换上了那条红色睡裙。

镜子里的人肌肤胜雪,白里透红,长长的发丝被夹起,掉落的两缕发丝被水打湿贴在颊边,红色衬得她越发美艳动人。

“啪嗒~”

她打开浴室门走出去,卧室内灯光通明,黑色大床上的男人双手枕在后脑勺靠在床头,他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

露出结实的胸膛以及若隐若现的腹肌。

“洗了那么久。”

谢清淮从头到脚将缓步走过来的小女人打量了一遍,视线最终落在她瓷白纤长的天鹅颈上。

嗯……适合种草莓。

款式简单的红色睡衣穿在她身上,魅惑力十足,谢清淮原本懒散的表情变得有些急色。

若不是跟她的第一次。

他已经过去将人扛起扔床上了。

他对站定在床边的小女人伸出手,“让我检查一下你洗了近一个小时的成果。”

沈矜呼吸急促,她又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然后不自然地抬手,将柔软的小手放进男人大手里。

柔嫩的触感让谢清淮有些爱不释手。

某处像被点燃一般,涨势吓人。

摸个手就能让他起了反应的人,二十七年来也就沈矜这一个。

难怪谢清淮不喜欢她,还能把她养在身边三年,甚至沈矜一毕业便迫不及待同居。

他们这圈子里玩女人哪有跟人同居的。

他吃的倒是好。

“抖什么?”

谢清淮手一用力,沈矜立刻重心不稳跌倒在床上,她大半身体都直直压在谢清淮身上。

身下的男人一个翻身将她压下。

谢清淮低下头,凑近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沈矜下意识躲了一下,他的吻落在她脸上。

谢清淮轻笑,语调极尽暧昧:“现在躲可没用了。”

沈矜小声反驳:“没躲。”

那只是身体反应。

“没躲就好。”谢清淮轻轻摩挲着身下小女人挺翘的鼻尖,女人眼睫轻颤,美得不可方物。

“你好美。”

沈矜听惯了谢清淮对她的冷言冷语,他忽然间用低哑磁性的声音夸她,她倒是不习惯了。

见她不出声,谢清淮眼角上扬,“嫂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沈矜:“……”

他嘴里一般没什么好话。

沈矜紧张得厉害,根本没注意到谢清淮的称呼。

男人黑眸幽幽看着她,沈矜结结巴巴开了口:“像什么?”

“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

他骨节分明的手缓缓下滑,落在腰侧,将人往上一带。

两人间的距离变得更近,沈矜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吸时的热气都在她脸上。

“不过……”谢清淮话头一转。

“我会让你这朵玫瑰在今天夜里彻底为我绽放。”

男人话里话外都将她当成一个物件一般,沈矜压下心头的难堪。

她对自己说过了今晚就好了。

一切都会过去。

谢清淮问:“会接吻吗?”

沈矜蓦然瞪大双眼,她觉得谢清淮好像在侮辱她。

她虽只谈过谢清淮这一个男朋友。

可他们恋爱时间不短,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

沈矜:“不会!”

谢清淮笑:“阿淮可真是一点都不称职,我教你。”

男人低头,她唇上一软,柔软的触感让沈矜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她第一次跟除了谢清淮以外的人接吻。

“唔……”

沈矜稍没注意,便叫谢清淮钻了空子,她嘴里被他搅了个天翻地覆。

她被亲得险些缺氧。

她不得不承认,谢清淮的吻技高出谢清淮太多。

她被亲的头脑发昏,双腿发软。

“这么不禁亲啊?”

谢清淮松开快要窒息的小女人,他喘着粗气,额头抵在身下人的额上。

“亲你的时候别憋着气,要是你晕了,我找谁?”

谢清淮压在沈矜腿上,直白地向她展示自己高涨的情绪。

“你……你能不能快点?”

沈矜别开脸避开谢清淮火热的视线。

他这样的调情方式让她很是羞恼。

他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只是金钱与肉体的交易,他却做尽了暧昧之事。

“这么着急?”

谢清淮指尖轻碰在小女人精致漂亮的锁骨上,“男人不可以说快的,知不知道?”

沈矜脸颊滚烫,她紧闭着眼睛想让这场交易快点结束。

可谢清淮却不依不饶。

“睁眼。”

低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沈矜颤颤巍巍地睁开紧闭的双眼,只听他说:“放轻松点,别弄得我好像在强你似的。”

沈矜无言。

他当然不是,他只是买了她一夜。

她一时不知她到底是值钱,还是下贱。

一夜就让他花了七位数。

热吻滚滚而来,谢清淮的吻极具侵略性,她总是下意识闪烁,后者却步步紧逼,最终她无处可躲。

饱含热意的吻从唇上落在下巴上。

再逐渐向下。

“谢清淮!”

短发扎在腿上时,沈矜猛然回神,她上半身微起,不可置信地盯着那跪趴在床尾的人。

他……他怎么这么不要脸!

沈矜的脸跟火烧似的。

她想推开,可没半点力气。

沈矜躺回枕头上,咬紧下唇,眼含水汽看着天花板。

当真正接纳谢清淮的那瞬间,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隐入鬓发。

谢清淮顿了下。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在他床上哭。

若换了以往他早就没了性子,可她哭起来却叫人更想欺负她。

“现在哭晚了。”

沈矜捂住眼睛,不想看到谢清淮那张脸。

从在医院勾住他手时她就知道。

跑不掉了。

她只是难过,她一直是谢清淮嘴里的拜金女,从前她没做过那些事,问心无愧,如今她彻彻底底成了谢清淮嘴里那样的人。

温热的吻落在手背上,沈矜不自觉往后躲了下。

“再躲弄死你。”

男人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哑意。

沈矜被吓得心脏一颤,再也不敢往后缩。

薄被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一翻,顺着床沿滑到地板上。

落地窗上映着两道交缠的身影。

窗外夜色浓重,后院池边那一片火红玫瑰悄然绽放,夹在夜风中的细碎的声音随风拂过花瓣,带起阵阵浅甜的花香。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5-22 23:22:20
下一篇 2024-05-22 23:22:38
返回顶部